豆豆网官方网址03:sj.ddshu.net

豆豆网官方网址02:m.ddkanshu.com

豆豆网官方网址03:m.ddd888.net

 

第十章

.

  “姊姊怎么了?”拜托别再瞪她了,她连一两银子部还没拿走好不好。
  “我点了她的穴。”
  她绝不会笨到去问为什么。
  “你居然可以找到这里来。”他佩服她。
  尚香摸头干笑,找东西她很在行的。
  “想来箱子里的东西你都看到了。”他叹气。
  他不会连她也要软禁吧?
  “你不吃惊?”他看她的表情实在没有太大的起伏。
  “吃惊什么?”这世上许多人都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她早就已经很习惯了,连她自己也是呢。
  一抹笑浮上他的嘴角,她果然与众不同。
  “我是玉蝙蝠。”他直接点明。
  她摸着身前的长发,微笑,“杀手界里神秘的玉蝙蝠,江湖上有名的神秘大盗。”
  一旁僵立的白玉兰不明白她为什么还能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她难道不震惊、不害怕吗?
  “你让我惊喜。”
  “不敢当,倒是大哥让我好生惊讶呢。”她难得谦虚。
  “不害怕吗?”
  “有人向大哥买我的命吗?”她反问。
  他摇头。
  “那就是了,有人买凶追杀我,小妹都能坦然面对,更何况大哥又不是要我命的人,我又何必害怕。”
  白玉兰的眼睑微垂,追杀已经开始了吗?为什么她还能毫发无损地站在这里?幽冥门接的任务号称不曾失手,且不死不休。
  他的眼神锐利起来,“有人要杀你?”该死!
  “还好啦。”她并不是很介意,正所谓习惯成自然,这些年来她已经太习惯了。
  “那你还敢到处乱跑!”他吼问她,她到底有没有危机意识?“是哪路人追杀你?”
  “幽冥门。”是他们接的活儿,不过他们打算一路追杀她到寿终正寝,毕竟是不死不休嘛。
  “该死!”他咒骂一声。
  尚香委屈的撇嘴,“难道大哥认为我该死?”她有那么让人厌恶吗?
  他无力望天,她故意气他的吗?
  “就算大哥要娶姊姊了,也不能就背弃誓言啊。”心酸酸,眼眶便不由自主地红了。
  “我是说那些杀手。”一见眼泪在她的眼眶中打转,他慌了手脚。
  泪珠终是一滴一滴地掉落,她伸手抹去,强颜欢笑,“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自己又被抛弃了。”
  “只是来找金库?”他希望不只是如此。
  “我刚刚被人打劫了,所以就念着大哥这里的金库,跑来试运气。”
  “被人打劫后,你跑来打劫我?”他扬眉,真想敲她一记。
  “堤外损失堤内补嘛。”她回答得理直气壮。
  其它两个人一起瞪她。
  她又红了眼眶,他们好有默契喔……
  “唉!香儿——”他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他究竟该拿她怎么办?
  两道怨毒的眼神同时落在尚香的身上,她疑惑的抬眼看去——原来是她!
  这一刻,她清楚感到熟悉的危险信号。
  ***  bbs..cn  ***  bbs..cn  ***  bbs..cn  ***
  秦忆风不懂她执意不能软禁白玉兰的用意,但他还是照她的话做了,只要她不介意自己的双重身分,就算全天下的人都不齿,他也可以一笑置之。
  “何师我说你人在茶寮乐逍遥。”
  吹着夜风,尚香平躺在屋顶,望着头上的那轮秋月微笑,“记得大哥曾问过我一个问题。”
  他问过她的问题又何止一个。
  “如果自己很喜欢一件东西,而这件东西是属于别人的,且主人也喜爱有加的话,我会怎么办。”
  想到她当时的答案,他笑了。“你说最后要看自己是否能打得过对方。”
  “是呀,人要量力而为才是明智之举。”
  “你来是为了证明什么?”他期待她的答案。
  她在夜风中闭上眼,侧耳倾听蝉虫嘶鸣,“大哥说是为了什么?”
  他该不该自信地说是为他?不,每每对上她,他便自信全无。
  “如果有人在成亲前一天发现自家金库被盗,不知会出现什么混乱?”
  她的口吻未免过于惬意了吧?但他的心却在瞬间飞扬。
  “成亲乃是人生大事,就算被盗了,也会如期拜堂。”秦忆风忍不住想打压她一下。
  “话虽如此,可是,”她顿了一下,唇畔的笑诡异了起来,“谁说我只打算盗金库就好?”
  他噎住。
  “金库被盗,新娘失踪,我不知道新郎要跟谁拜堂。”今天的风真清爽,让她舒服得想好好地睡上一觉。
  “这么有把握让新娘失踪?”
  “就算新娘不失踪,没了新郎一样拜不了堂。”
  “哦——”他有意识地拖长了尾音。
  “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是必要的。”她轻松的语调就像在说今天天气真不错一样。
  她再次让他惊讶了。
  “不择手段?”
  “是呀。”
  ***  bbs..cn  ***  bbs..cn  ***  bbs..cn  ***
  天剑盟大张旗鼓地张罗少盟主的婚事,却没有看到如期举行的婚礼,那传言中的女主角想必愤怒难当,所以她有什么过激的言论和行为大家都能理解。
  可是,若说天剑盟谦谦有礼、温文俊秀的秦忆风是江湖神秘杀手玉蝙蝠的话,这就委实让人难以接受了。
  大侠与杀手,等同于黑暗与光明,一个天,一个地,无论他们怎么想,都觉得毫无可能性。
  白玉兰简直愤怒的要疯掉,为什么没有人相信她的话?明明她说的是实情啊。
  “我相信。”
  尚香的支持根本没有任何价值,照她看来,尚香根本就乐得很,似乎表哥的第二种身分让她十分满意。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到八卦茶寮去散布流言?”某人趴在窗棂上,兴奋地眨着眼睛问。
  白玉兰的脸色变了又变,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尚香这样的女人?
  “你以为我真的不能拿你怎么样吗?”
  尚香伸出一根手指摇晃着,“不,我相信最有可能拿我怎么样的人就是姊姊你了。”
  但她却明目张胆的跑到自己面前来挑衅,这分明就是看扁人,白玉兰不禁气得浑身打颤。
  “姊姊,你要知道,天下消息传播最快的就是八卦茱寮了,你若想让大哥身败名裂的话,就一定要考虑这个最佳地点。”
  白玉兰有种错觉,尚香似乎很希望表哥身败名裂!想到此,她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表哥身败名裂对你而言是件好事吗?”
  某人毫不犹豫的点头,并扬起大大的笑脸,“天大的好事哦。”
  白玉兰惊骇莫名。
  “大哥若太过正直、太过侠义的话,我反而会很为难。”现在这样很好,至少哥哥那边不会再有问题,至于父亲,目的不外乎就是将她这盆水给泼出去,自然也不会太在意。如果在意的话,也只能怪他自己老眼昏花识人不清,她甚至可以向他哭诉错选良人。
  自己竟然在无意中帮了她的忙?这个认知让白玉兰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姊姊……”她努力招手让某人回魂。
  “尚香,”白玉兰咬着牙,用一种视死如归的口气问:“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这个说起来好复杂,她伸手搔头,最后泄气的垂下肩,“许多事是没办法讲清楚的。”她的背景还是继续神秘下去比较好。
  白玉兰因为她的回答,差一点儿没口吐鲜血。
  要论恶劣指数,眼前的尚香绝对有资格当老大。
  “许多事情的确是没办法讲清楚。”有人对尚香的话表示赞同。
  白玉兰目露惊惧,这人什么时候来的?
  当那个人出现在她的视野中时,她完全怔住——纯白色的丝质长袍,银白色的腰带上绣有一只栩栩如生的血蝙蝠,这明明就是表哥化身玉蝙蝠时的行头。
  可是,她的眼睛朝远处树下的人望去,表哥分明也在场,而反那套衣服她记得明明已经销毁了……
  隔着那层在阳光下泛着点点银光的银丝面巾,来人的面貌神情犹如雾里花,水中月,蒙胧而诱惑,白玉兰已经说不出话来,难道这世上竟有两个玉蝙蝠?
  “玉蝙蝠?”光天化日之下他也敢现身!
  “姑娘难道不是一直想见区区在下?所以我就不请自到,方便姑娘看个清楚明白。”
  白玉兰突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陷阱,恐惧从心底一点点升起。
  秦忆风表面虽然波澜不兴,可是内心的惊讶绝对不会比自家表妹少。
  “香儿!我白天现身了,你要遵守诺言跟我走吗?”
  闻言,秦氏表兄妹皆瞪大眼。
  “你是玉蝙蝠?”尚香一脸的不相信。
  “如假包换。”
  “如果你是的话,那我大哥又是什么?”尚香困惑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游移。
  “为了能娶到你,堂堂天剑盟的少主竟然可以冒充杀手,可见他对你用情至深。”
  秦忆风眉峰攒起。
  “那又怎么确认你不是假冒的呢?”尚香拧紧眉。
  “你为什么认定他是真的呢?”他反问。
  她答不出来。
  “愿赌服输,跟我走吧。”他伸手去拉呆愣的尚香。
  秦忆风闪身劈掌,将他隔开去。
  “少盟主,君子不夺人所爱,你现在这样做,实在有损你君子的美名。”
  “小人又如何?”秦忆风冷哼,“我不可能眼睁睁看你把她带走。”
  “那便由不了你了。”玉蝙蝠忽地身影一晃,众人眼前一花,他竟已擒住尚香的手腕揽在身边。
  “放开她——”秦忆风斥喝怒瞪他。
  “好好地做你的白道大侠吧,别来冒充我们杀手,真可笑……”奚落声中,白影在众目睽睽之下挟着尚香而去。
  简直目中无人到了极点。
  不久之后,江湖中人皆知,天剑盟少盟主为了心爱女人不惜假冒杀手之名,可怜一腔痴情尽付东流水,佳人被挟离去,无处可寻。
  正所谓假做真时,真亦假,真真假假,又有谁能看得清?
  玉蝙蝠之传言,随着时间推移,渐渐被人遗忘。
  ***  bbs..cn  ***  bbs..cn  ***  bbs..cn  ***
  潺潺溪水在低洼处汇聚成一方深潭,潭水碧绿清澈,光可鉴人。
  一袭紫衣滑落在潭边的岩石上,一个妙龄少女双手抱膝坐在石上,望着潭水出神,秀眉轻拢,似有无限的忧伤盈满心怀。
  “咚”的一声,一块石头投入潭中,激起一圈波纹荡漾开去。
  见投石问路没能吸引潭边人的注意,莫祭酒忍不住叹气。
  “你到底要跟我生气到什么时候?”
  风吹碧潭水,漾漾生波,天地之间只有流水声,石上少女依旧不言不语的凝望着潭水。
  一声轻叹在风中散开,一袭白衫出现在少女身边。
  “大哥承认错了还不行吗?”邪美妖娆的脸上满是讨好之色。
  “你明明就是藉机整他嘛。”尚香抿着唇瞪着自己的大哥,原计画中没有让她在江湖上消失数月不见人影,可是大哥偏偏不许她离开谷中半步。
  莫祭酒笑而不答,算是默认。
  “他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她有些挫败的抚额。
  莫祭酒看着妹妹一本正经地道:“因为他抢走了我最心爱的妹妹。”
  这个回答让她差一点狂笑出声,这真是她长这么大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了。
  “怎么了,难道你认为我说的不对?”一瞧妹妹怪异的表情,莫祭酒马上就知道有古怪。
  憋了又憋,她终是破功笑出声,“哥,这个笑话一点儿都不好笑。”就她看来,在他的眼里毒虫毒物才是第一要紧。
  “臭丫头,敢取笑大哥了!”他伸手去拍她。
  “可是,哥,你确定他真的会找到这里来吗?”
  “他如果笨得没找来的话,这种丈夫不要也罢。”莫祭酒很慎重的表态。
  她翻个白眼,跳下岩石,懒得理他。
  “喂,香儿,你什么意思?”他是大哥耶。
  “意思就是——”她拖长音,“你跟他根本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美男子,不需要嫉妒他到这个地步。”哈哈,说出心里话的感觉真爽!
  在她身后,潭边岩石上的邪美男人因她这句话而嘴角颤抖不止。
  “莫尚香——”有人抓狂了。
  “哈哈……”有人却乐得很。
  一入谷那串银铃般的笑声就窜入耳中,让秦忆风不禁露出这两个月来的第一抹微笑,果然就在这里。
  像一只紫蝴蝶般穿梭在花丛中,尚香一边跑一连还不忘回头张望,一个不小心撞进一个宽广温暖的怀抱。
  她抬头,“是你!”惊喜。
  “这么开心?”秦忆风剑眉微蹙有些不豫,他辛辛苦苦在外面四处奔走找她,而她在这里显然过得很愉快。
  “你见到我难道不开心?”她扬眉。
  “当然不是。”
  “莫尚香,你这个臭丫头,给我站住!”
  远远一抹白影飞掠而来。
  四目相对,一惊愕,一不爽。
  “毒阎罗?”他为什么也会在这里?明明记得未来岳丈说这里是舅子的居所,那么他和香儿两个——
  “这里是我的地盘,我不能出现在这里吗?”莫祭酒很不爽了,眼前的男人虽然无论人品气质各个方面都是上上之选,可是鉴于他就要把自己从小照看到大的宝贝妹妹娶走,心里有种很酸的感觉。
  “香儿——”秦忆风决定问怀里的人好了,那人明显不想睬他。
  “莫祭酒,我同胞兄长。”她快乐的做介绍。
  “同胞兄长……”秦忆风的脸有些扭曲,天可怜见,那他之前那些日子的心酸嫉妒又是为了什么?
  尚香嘿嘿干笑,企图蒙混过去。
  “我就知道香儿这臭丫头跟我怎么看都不像同母所生,我也一直怀疑爹娘当年抱错了孩子。”但那根本没可能,爹娘住的地方人迹罕至,想抱错都没人让他们抱。
  “我对自己的脸很满意。”她嘟嘴。
  这下,秦忆风也忍不住笑了,满意?那她干么每次对着画上的美人咬牙切齿?
  “你找到这里花了不少时间哪。”她有些感叹,一度以为他根本想不起这个曾经害他中毒而与她结缘的地方。
  秦忆风的脸上闪过尴尬之色,人在着急的时候,常常会忽略一些原本该注意的事情,而他也是在不久前才灵光一闪想到这个地方。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cn  ***
  月圆人圆,人生还有何求?
  “为什么不可以?”看来人生还是很有所求的,此时无尘剑秦忆风大侠就因所求得不到某人首肯而大感委屈。
  “我是不可能去天剑盟的。”她很决绝地说。
  “为什么?”
  “只要到那里,我便会想起你跟白玉兰的青梅竹马史。”
  莫祭酒凌厉的目光马上射向秦忆风,后者一脸的冤枉。
  “那我要怎么娶你?”
  “就在这里好了,我哥可以当证婚人。”她笑着望向兄长,莫祭酒却非常适时地转过头去欣赏另一边的夜景,她不由得扁嘴,“哥——”
  “这里?”秦忆风忍不住拔高声音。
  “这里怎么了?难道配不上你秦大侠的身分?”因为自己地盘被人嫌,某个欣赏夜景的人回过头恶狠狠地说。
  秦忆风急忙摇头,现在这位大舅子万万不能得罪,他已经认清事实了,想要抱得娇妻归,大舅子比岳父大人更重要。
  “在这里太委屈香儿了。”
  暂且接受他的解释的莫祭酒继续转过头去欣赏夜景。
  “这里风景很好啊,我不觉得委屈。”她喜欢哥哥居住的山谷,清静幽雅,不过住着像哥哥这样的“毒物”,不免让人唏嘘。
  秦忆风嘴角微僵,这里风景是很好,可是成亲这么大的事,难道不用通知父母长辈?
  像是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她笑道:“我爹是不会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的,他不来,我娘自然也就不会来。”
  那笑中分明闪过一抹受伤,他感到一阵心疼。所以没有问为什么,怕她会忍不住落泪。
  “我会把娘接来。”这是莫祭酒的承诺,不管用什么办法,总之他会做到。
  “哥——”她不赞同,“不可以对爹下毒。”除了这个,她想不出哥怎么能把娘请来。
  对自己的亲爹下毒?秦忆风在一边呆掉。
  “那个死老头,有什么好顾忌的,总之又不会要了他的老命。”莫祭酒不以为然。
  “可是,娘会担心啊。”她还是不同意。
  “不把老头放倒,他绝不会让娘出来见人的。”莫祭酒直指重点。
  一旁的秦忆风已经彻底石化掉。
  “但这种手段真的过激了。”成亲是好事,大哥这样真的让人很无语。
  “我不像你,”莫祭酒看着妹妹,“你为了见娘,从小便致力于修习易容之术,而我喜欢更直接一点,打败老头就可以见到娘。”
  难道她精于易容之术的起因在这里?秦忆风惊讶之余,也有些对岳丈生气。
  尚香不再吭声,只是抬头去看天上的那轮圆月,情深有时最无情,爹对娘情深似海,却因为把全部的情都给了娘,而再无半点分给他们兄妹俩,对他们又是何等的无情?
  ***  bbs..cn  ***  bbs..cn  ***  bbs..cn  ***
  银色的月光落在树下那对相拥而坐的人身上,勾勒出一幅和谐完美的画面。
  “为什么不问我?”
  秦忆风没回答,只是用力搂紧她。
  “你瞧今晚的月色是不是很迷人?”尚香伸手指着天边的圆月问他。
  他没有去看圆月,只是盯着她的眼,那眼中不见往昔的慧黠狡赖,也不见以往的灵动多情,有的只是丝丝幽怨,而他想抹去那幽怨,还她笑容。
  “其实,我爹跟娘很相爱。”爱到再也容不下其它人,就算是他们兄妹也不行。
  “你无法想象他们有多相爱,所以我算是哥哥照顾到大的。”
  他静静地听着,没有打断她。
  “可是,年轻气盛的哥哥常常会惹上一些江湖恩怨,于是他将我安排到别的地方,有空时便会去看我一次。”眼中水光渐盛。
  “我原本安分的守着那一间茅屋,只想安安静静地等着哥哥远离江湖的那一天,直到有一天……”眼前似乎又浮现那片血海。
  “香儿。”秦忆风伸手拭去她眼角的泪。
  “哥哥浑身是血的倒在我的茅屋前,我害怕、我惶恐,在帮他养伤的那段日子,我作了决定,”微微顿了一下,她轻轻地说:“我要变强,要变得能成为哥哥的后盾与帮手。”
  秦忆风可以想象得到一个小女孩瞬间长大的无奈与心酸。
  “所以我努力练武功,可是我天生不是习武的料,总是无法达到高手的境界,我不得不另辟他途。
  “是人就有弱点,只要能抓住他的弱点便占了上风,于是我开始收集那些大人物的各种消息……”
  原来她不是天生就爱八卦。
  “江湖上到处是秘密,而知道太多秘密的人往往不得好死,好在我的易容之术帮了我大忙,否则只怕今日我坟上的草就要比我人高很多。”她自我调侃着。
  暗处的一条颀长身影慢慢离去,原来,这些年香儿一直在努力照顾他这个大哥,而且做得这么隐密。莫祭酒不是想偷听他们谈情说爱,只是临时想到要向妹妹辞行,不料却听到这段让他窝心感动的话。
  就算爹不爱他们又怎么样?至少他有个很爱他的妹妹。
  月光照在他邪美无俦的脸上,诱人犯罪的笑靥在月下绽放。
  ***  bbs..cn  ***  bbs..cn  ***  bbs..cn  ***
  据八卦茶寮第一则镶金流言,无尘剑秦忆风一直未娶,终年四处找寻那个被人挟走的结拜二妹。
  而他最常落脚的地方便是八卦茶寮的畅音苑。
  【全书完】


  【注】
  豆豆网VIP作品,所有作品均已完结。将不定期进行免费连载(部分情节刪除)。
  需完整完结请点这里咨询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