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网官方网址03:sj.ddshu.net

豆豆网官方网址02:m.ddkanshu.com

豆豆网官方网址03:m.ddd888.net

 

第九章

.

  烛光在风中摇曳,晚风中带着远山的花香。
  灯下的两人面对面坐着,却已经很久没有说一个字。
  一声叹息响起,“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他一离开天剑盟,她就跟着不见,他总不能把她拴在腰带上。
  尚香闷闷地望着跳跃的灯花。
  秦忆风对茶寮的说书先生身分完全不作他人想,认定就是她。“你到底在生什么气?”气到跑到这里来胡说八道。
  “哪有。”她为什么要生气啊。
  “明明就是气极了。”否则不会拿他们开刀,他跟毒阎罗互生情愫?让他死了吧。
  她咬着下唇,恨恨地吐出一句话,“十次。”
  “什么?”秦忆风一脸茫然。
  “一个月你们打了十次架!”她怒吼,他们很闲是不是,很无聊是不是,在瀑布边打了又打,她想当作没看到都不成。
  秦忆风惊愕地看着她暴怒的神情。
  “拜托你们下次要拚命约远点儿行不行?”哪有人打架老选同一个地点,而且还选在她喜欢待的地方。
  “你都看到了?”明明每次他出去的时候都没人发现的。
  “哼!”用鼻子喷气回答他。
  “香儿……”他这么做都是为了谁啊。
  “你打不过他的。”
  他剑眉紧蹙,怎么她的说法跟毒阎罗一模一样,而这让他的心情很郁闷。
  “你还没看明白吗?你不是他的对手,就算你武功胜得了他,他一用毒,你根本防不胜防。”更何况你连武功也胜不了他。
  “他是君子。”
  “你们果然惺惺相惜。”话中不无讽刺的意味。
  “香儿——”
  “怎样?他是不是君子我还会不清楚吗?”
  秦忆风瞪着她。
  “为了我,他不会在乎使手段赢你。”哥不会让自己输给他的,她很清楚这一点。
  “你这么了解他?”
  “总之比你要了解。”好歹他们也是兄妹,并且玩了那么多年的猫捉老鼠游戏,她有这个自信。
  “你决定选他吗?”秦忆风痛苦地看着她。
  “……”她有这样说吗?
  “我这样迁就你,难道还是不能留住你的心?”难道他真的只能放手,一这么想,他的心就难以抑制的抽紧。
  “迁就?”她呆呆地重复。
  “我允许你心中还有一个人,只要求你人留在我身边,难道这也不行?”他之所以屡屡赴约跟毒阎罗比试,只是想证明其实自己不比他差,可惜始终略逊一筹,这让他十分恼火。
  “你在吃他的醋?”
  秦忆风很想晕厥给她看,难道一直以来自己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
  “你吃他的醋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真想掐死她算了。
  “他对我好是天经地义的,他如果对我不好,你才应该找他去拚命。”厚,他真是笨。
  某人显然忘记自己根本从来没说过跟毒阎罗的关系。
  秦忆风觉得他们两人在鸡同鸭讲,完全文不对题。
  定了定神,他伸手抚额,有气无力地道:“好吧,那你跟我讲清楚,为什么他对你不好我才要找他拚命,”
  “因为他是我……”她猛地煞住,眼睛向窗外瞟去,“这世上最亲近的人。”爹跟娘太恩爱了,他们之间已经没有她跟哥的位置,所以哥就成为这世上跟她最亲的人。
  “还是不想对我讲实话?”他泄气了。
  “这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讲得清楚的。”哥没讲,就代表她也不能讲,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哥不能讲的啊,现在弄得她好郁闷。
  “香儿。”他沉重地看着她。
  “嗯?”
  “我决定娶表妹了。”他决定下一帖猛药,如果无效他就认命。
  她呆住。
  他阖上眼,不去看她的脸,怕自己会心软。
  “娶亲?”她无意识地呓语。
  “我娘做的主。”
  “哦,”她极其缓慢的眨了下眼,没有焦距的眸子对着他的脸,“要我把玉麒麟还你吗?”
  她现在肯还了吗?秦忆风的心头泛上苦涩,就算东西拿回来,他也不可能送给别人。
  “很抱歉,那东西我早就送人了,不能还你。”她有些遗憾地说。
  他霍地睁开双眼,瞪着她,“送人?”他一直以为她只是不肯还他而已,原来……
  “是呀。”她老实点头。
  “你送给谁了?”他不自觉地用手紧攫住她的肩头。
  尚香吃痛的皱紧眉头,“总之送出去的东西要不回来了。”那对夫妇很难缠的,她要敢去索取的话,准要掉一层皮。
  他颓废地松开手,他的心,也像那麒麟一样收不回来了……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cn  ***
  八卦茶寮的普通客房住宿一宿便要十两银子,而茶寮内号称最奢华、最享受的“畅音苑”,一宿便能要去二百两纹银,交上万两黄金便可住上一年。
  因为消费太高,时至今日只有尚香长住在内,受到茶寮中人屠等人的保护。
  和煦的清风徐徐吹过,斑驳的树影立在屋前的空地上,白玉石桌旁有个自斟自饮的青衣书生。
  明明是清淡的桂花酒,怎么今天会觉得辛辣得让她想流泪?
  “一当,喝闷酒会醉的。”
  尚香抬头看着袅袅娉婷走来的人,微笑,“你几时见我喝醉过?”小酌怡情,她一向很注意养生。
  “因为以前没见过,所以更不想看到。”非非伸手夺过了她的酒。
  “非非姊——”她不满地努嘴。
  “我们八卦茶寮的当家小姐怎么可以为情所困、不思进取?”非非一边说,一边老实不客气地给自己倒酒。
  “乱讲。”她只是想喝酒而已。
  “我哪有乱讲?”非非不屑的冷哼,“明明就是跟秦忆风有关,从他宣布离开回去准备自己的亲事,你便开始日日独酌,不理会身边的任何事。”
  “人生得意须尽欢,得逍遥时且逍遥。”她抢过一杯酒,一饮而尽,“美景当前,美人如画,美酒甘醇,为什么不能图一醉?”
  “你是不是男人扮多了,行为举止真像个浪子。”非非伸指戳了眼前的假男人一下,有时不禁为她太过大剌剌的行为举止而担心,怕她被人占便宜而不自知。
  “是呀是呀,非非姊,我垂涎你很久了啊。”她大笑。
  “一当——”人屠的斥喝破空传来。
  尚香马上缩肩垂首,双手高举做投降状,“大叔,我错了,下次不敢了。”她是女孩子值得他发这么大火吗?比她爹爹还变态。
  非非妩媚的笑起来,她非常高兴见到丈夫有这样的言行,那证明他一直很爱自己。
  “肉麻哦。”尚香小声咕哝。
  “是嫉妒吧。”
  “是又怎样。”尚香不服气的呛声。
  “那就赶紧找个男人来疼你好了。”非非笑咪咪的建议。
  “何师我怎么样?”
  “人家心有所属。”直接泼冷水降温。
  “我看他没戏了,还不如跟我凑合。”
  非非笑得花枝乱颤,“一当,这话当心何师我听到会吓破胆。”
  “哼,人家哪里配不上他,明明是他有赚到。”再抢过一杯酒用力灌下去,她哪里不好了,个个都嫌。爹娘嫌,六岁就扔她出谷;哥哥嫌她扯后腿,一直不肯和她住在一起,现在连秦忆风也嫌……
  “胆子小的男人没人敢要你的。”这丫头胆子比天还大,完全无法无天,像是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这种人其实是最难缠的。
  “我决定了。”终于抢过酒坛,却发现里面一滴酒也没有,下一刻她作了决定。
  “什么?”非非轻啜着最后一杯桂花酿,心情很好地问。
  “我要把天剑盟的金库搬空,”顿了一下,她再次扬高声音,“就在他成亲的前一天晚上!”
  “这是送礼?”非非似笑非笑地睇着眼前有五分醉意的人。
  “这是他欠我的。”她被他非礼过了,拿点遮羞费也好,这样想着,心竟无端地有些凄凉起来。
  “好啊,要多少人手?”非非在一旁加柴添薪,务必要让这把火烧得更炽烈些,这些年一直盼着看小丫头的戏,今天终于让她赶上了啊!
  “做什么?”她泛着迷茫的眸子瞟过去。
  “盗金库啊,难不成你一个人可以?”非非忍不住伸手拍拍小丫头的脑门,让她清醒一点。
  “非非姊,你是打算抢金库吧?”
  “怎么说?”
  “人太多不就成明抢?”她晃着一根手指,“不行哦,人家好歹是江湖白道第一盟,这样明抢,会把八卦茶寮的中立地位搞得很尴尬。”
  “那你一个人根本没可能啊。”
  “如果金库根本没多少东西的话,谁说没可能。”她不服气的回嘴。
  “没东西还叫金库?”非非驳斥。
  “这就叫弥天大谎嘛。”打了个酒嗝,她继续说,“我有查哦,天剑盟名下并无多少产业,而且赚钱的还很少,就算他们原本坐拥金山银山,照他们那样庞大的开销,也会有用完的时候。”坐吃山空是一种慢性自杀。
  非非用一种很吊诡的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个醉意明显的丫头,“你到人家天剑盟不是去做客的?”哪有做客人的把人家所有的底都摸得透彻,感觉像专门去做卧底的。
  “既然去都去了,自然要尽可能的多了解一点。”
  非非无声的摇头叹气,这丫头就这一点恐怖,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会研究到成精的程度,比如她精妙的易容术,即使到了现在众人认为已经无可挑剔,她仍然不停地改进。
  再回想八卦茶寮里所有人被拢来的原因,也正是基于她过人的偏执,有一个不怕死的人,抱持着一定要查清你祖宗八百代的执着精神跟你耗,你说你服不服?
  服——
  既然服了,只好认命。
  当然其中也不乏觉得只有自己认命很不爽,顺便拉别人垫背的,这种人占了相当大的一部分,这也之所以成就了今日在江湖中独树一帜的八卦茶寮。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cn  ***
  毫无动静!
  秦忆风背在身后的手不知不觉握紧,隐隐透出几条青筋。
  原冀望她会有动静,可是据何师我暗地里传来的消息,她成日待在畅音苑品酒饮茶,对弈赏花,间或混迹于茶寮大厅散布江湖流言,照她爱热闹的性子推测,她应该会来参加他的婚礼,可怎么像是无动于衷。
  婚期一天天接近,而得到的消息却足以让他抑郁而死,难道她真的不在乎他?
  用力甩头,不,他得更沉住气,两人多年来的僵局就看这一次能否突破,抱得美人归。
  门被人推开,轻盈的脚步伴随着淡淡花香走近。
  “表哥。”白玉兰轻唤声透着点点温柔。
  “何事?”
  “婚礼事宜我都已经准备好了。”粉面浮上淡红。
  “表妹,”他定睛望着她,“我们说好的。”他不想她抱太大期望。
  “我知道,如果香儿妹妹不来,你才会娶我。”低垂的眸底闪过一抹杀意,她不会让尚香出现的!
  “我并不喜欢你拿那件事来要胁我。”他剑眉微扬,眼神微冷的瞅着她。
  白玉兰抿了抿唇,“表哥可以漠视声名地位,可是,姨娘跟姨丈却不能不在乎。”
  “那又如何?”名利皆如过眼云烟,正邪之分从来便不是那么泾渭分明。
  “难道表哥宁愿天剑盟的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毁于一旦?”他讥诮的扬起唇,“如果不是我那样做,恐怕早就没有天剑盟的存在了。”
  白玉兰诚恳地看着他,“表哥,你为什么一直要把我当外人呢?我爹娘死后留给我的产业其实……”
  他伸手阻止她再讲下去,“我对那些没兴趣。”
  “可盟中金钱短缺是事实。”这些年她一直帮忙姨娘打理盟中事务,对这点很清楚。
  “那要谢谢我父母的‘理财有道’。”他不无讽刺的说,那一对宝贝父母当年把一个空壳子交给未满十五岁的他便一走了之,让他不得不经而走险。
  “以后我会帮你的。”
  秦忆风没有说话,转过身去继续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她跟母亲一样不擅理财,这才让原本就捉襟见肘的帐房更加举步维艰。
  他一直不明白,明明就不擅此道,她们为什么就不肯放手让有能力的人来做?
  权力真的那么吸引人?
  即使天剑盟坐上了白道第一把交椅又如何?除了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甚至数十倍的人、财、物力外,不过落了个虚名罢了,反而将自己推至风头上,成为有心人士的活靶子。
  想到这里,眼前浮上一张娇俏的脸,若人人能像她一样活得自在快乐该有多好。
  一直以来,尚香都是以自己的方式生活,不把礼教世俗放在眼中,在她看来活得快乐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为了自己的快乐有时会没顾虑到别人。
  她是自私的,可是却自私得让人无法讨厌,就算做坏人也做得理直气壮,不落人口实。
  “新郎吉服我拿来了,表哥可要试穿一下?”
  “不必了。”也许那件衣服根本就不会派上用场。
  “还是试一下得好,如有不妥,我也好修改。”
  “我说不必了。”他断然拒绝,自从她用计要胁母亲,他便不再把她当成表妹,他没有料到她会这样。
  “那好吧,我先出去。”白玉兰捧着吉服转身离开,低垂的脸上浮现深浓的恨意,都是那个尚香,原本表哥的新娘会是自己,都是尚香的出现才让表哥疏离她。
  书房再次寂静下来,良久之后,一声轻叹响起。
  “香儿,你究竟怎么打算?”他真的很想知道。
  ***  bbs..cn  ***  bbs..cn  ***  bbs..cn  ***
  八卦茶寮畅音宛有客来访,人脉广布四海的尚香有友人来报,某神秘人点名买她一条命。
  “这件生意我们接下,但迟迟未成只怕会有同行接手,你自己还是得多小心。”
  他耸肩。
  “我的事情我自己可以解决。”托毒阎罗之福,她跨足黑白两道也算小有名气。
  她想碍人生意拿不到后谢会倒霉的,上道的开口再问:“对方出价多少?”
  “一千两。”
  片刻之后,来人拎着一只沉甸甸的包裹离去。
  所谓堤内损失堤外补,总不能让她当冤大头。
  所以尚香一点儿都不认为这会自己潜入别人家的金库有什么不对。
  更重要的一点,这天剑盟的金库简直寒碜得让她落泪。
  两只红漆木箱里的全部财物,勉强折合两、三万两白银,还没她自个儿藏银的十分之一。
  倒是有件事挺奇怪的,她抖开手上的衣物仔细打量。
  纯白的丝质男袍,没有绣任何图案,也没有任何特别标记,只是那银白腰带上的一只血蝙蝠很是让她惊讶。
  记得幽冥门的杀手档案中,记载一个名为“玉蝙蝠”的杀手,她清楚地记得那段描写——
  称号:玉蝙蝠。
  特征:一身白衣,银白腰带上绣有一只栩栩如生的血蝙蝠。
  武功:不详。
  来历:不详。
  年龄:不详。
  性格:不详。
  生平:出道十年,接手任务从无失手,成功率百分之百。
  微微歪首,眸中浮上几丝狐疑,杀手行里有名的月夜玉蝙蝠,千里杀人不留痕,亦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江洋大盗。这一身衣物鞋帽与幽冥门仅有的档案记载完全吻合,是巧合吗?
  天剑盟少盟主,江湖白道首屈一指的新一辈领军人物,会与玉蝙蝠有关吗?
  头上突然传来脚步声,她眼神一凛,迅速将所有的东西恢复原位,而后躲进一口空箱内。
  不只一个人的脚步声,而且目标正是这座不太大的金库。
  “表哥,你带我来这里要说什么?”
  是白玉兰!那另一个人就是秦忆风了,她的心掠过一股酸酸的滋味。明天就是他们成亲的大日子,今天这么有闲情逸致来数银子?
  “表妹,对不起了。”
  箱子里的尚香隐约听到白玉兰发出“啊”的一声便再无声息,心内不由得一寒,难道他杀了她?
  “表妹,是你逼我这样做的,我虽然不能杀你,却可以就此软禁你。”
  是他!
  这声音是她所没有听过的冷酷阴沉,同时也表示他的心情糟到极点。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就算身败名裂,我也不会娶你的!”秦忆风目光瞥到一旁木箱露出的一角青衣,眼神倏地锐利起来。
  但尚香抢先一步破箱而出。
  当场三个人一起怔住。
  “小莫?!”眼前的少女竟然是天剑盟的婢女小莫,秦忆风难以置信地惊呼,明明自己刚才见她在前厅忙碌。
  “香儿。”他知道眼前的“小莫”是谁了。
  “大哥。”她自首的话应该比较容易获得原谅吧。


  【注】
  豆豆网VIP作品,所有作品均已完结。将不定期进行免费连载(部分情节刪除)。
  需完整完结请点这里咨询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