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网官方网址03:sj.ddshu.net

豆豆网官方网址02:m.ddkanshu.com

豆豆网官方网址03:m.ddd888.net

 

第一章

.

  月华如水流泄一地,风起叶摇,寂静安详的山谷顿时响起一阵树叶呜咽沙沙声。
  风的呼啸,叶的附和,让这一片茂密的山林突然变得阴森恐怖起来。
  蓦地一缕清音乍起,漫山遍谷回荡着清幽的箫声,犹如一股甘泉注入荒芜的沙漠,深谷月色转而变得迷离动人。
  秦忆风稳住自己蹒跚的身影,凝神细听,然后朝着箫声来源处走去,有人便会有一线生机。此时他只能冀望于上苍不会抛弃他,毕竟他从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即使偶尔……
  思绪突然迷惘了一下,他急忙振作精神,这毒远比他想象的更凶狠,即使勉强压抑,依旧一点一滴地侵入他的五脏六腑,疼痛与麻木像把大锯硬生生把他的身体劈成两半,思绪几乎完全中断,只余难以忍受的痛楚蔓延。
  犹如注铅的腿越走越慢,终于那箫声近在耳侧,他咬牙跌跌撞撞地向前扑去。
  在走出那片像永无止境的树林后眼前豁然开朗,一大片空地上孤立着一间草庐,庐前有几张石凳,还有一副秋千架,一抹身影就站在草庐的右前方。
  银色的月光照在溪畔那执箫而立的人身上,一袭紫色衫裙在月光朦胧中犹似九天仙女的霓裳羽衣,平添几分炫目光彩。
  披肩长发在山风中轻扬,裙裾于风中款摆生姿,如果她的身形再修长些,此时的无限风华足以使任何一个男人心动,可惜,她的身高仅比他手中的长剑高上那么一点点,尤其让人泄气的是她的容貌──那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心头倏然间闪过的是让他自己为之心惊的失落。
  她望着突然出现的他,平静无波的眸子出现异样的神采,缓缓抬脚朝他移动一步,接着是第二步……
  是剧痛的关系吧,否则为什么他会感觉她像是故意走那么慢,就像在欣赏他痛苦的表情般。
  终于,她站到了他的面前,仰望着比自己高上许多的他,晶亮的眸子带着讶异与好奇,打量的时间长得让他感觉她是打算目送他归西。
  “哦──”尾音好长的一声感叹。
  秦忆风集中目力想看清她脸上的表情,可惜涣散的焦距已无法让他达成目的。
  “伤上加毒,大半条命已经没有了啊。”
  她竟然还在感叹,上天有好生之德,助人为快乐之本,这样的人生信条她一定听都没听过。
  “救我……”他极其艰难的吐出这两个字。
  “我为什么要救你?”她惊讶的语气,让人咬牙切齿。
  “救我……”他快不行了……
  “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天下竟然会有这样的小女孩?那一刻秦忆风十分想用仅余的力气拔剑杀死这个可能是他唯一的救星。
  “赔本的买卖不能做啊。”在昏厥前他听到她这样说。
  ***  bbs..cn  ***  bbs..cn  ***  bbs..cn  ***
  难耐的燥热让秦忆风悠悠醒转,迷蒙的双眼慢慢看清所处的地方。
  干净整洁的房间,四壁都悬有山水之作,临窗的案上摆放着文房四宝,还有一束插在瓶中的山茶花,幽静清雅,极像世外隐士的居所。而他正坐在一只散发着浓浓药香的木桶中,他想自己应该是被隐世高人救了吧。
  “呀,醒了啊。”
  他霍然扭头,惊恐的瞪着笑意盈盈从内室走出来的少女,就算他当时没有看清她的容貌,但那声音已然深刻在他的心头,他想自己终其一生都不会忘记,曾经有那么个小女孩向一个快要死的人要好处。
  “你救了我?”他不相信。
  她摇头。
  果然,想也知道不会是她。“那恩公在……”
  “我还没决定救你。”
  他一脸不解,难道她有随便用药桶泡人的爱好?
  她右手摩挲着秀气的下巴,一副思索的表情,语气带了一点点的不确定,“或许我只是想看看这个药会不会让人死得更快。”
  他果然把人性想得太美好了,对眼前这个少女的善心他还是趁早死心得好。
  她突然目光炯炯的看着他,声音也染上几许兴味,“喂,快死的──”
  “秦忆风。”他赶紧报上姓名,不想听她口无遮拦的乱喊。
  “快死的秦忆风。”她从善如流的改正用语。
  他怒视着她。
  她无辜回视,“你确实快死了。”
  他快被她气死了。
  “如果我救你,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她老调重弹,也再一次成功的刺激秦忆风的心脏承受力,他嘴角隐隐抽搐,用尽全身的力量克制自己吼人的冲动,毕竟她现在是唯一一个有可能救他的人,杀千刀的唯一啊。
  “你想要什么?”
  “你能给我什么?”
  他几乎以为自己在跟一个老谋深算、颇有阅历的老江湖讲话,怎么有人可以顶着一张孩童般无辜的面容,却如此现实到近乎龌龊的索讨好处。
  “你多大了?”忍了忍,他终于破功问了出来,如果不问清楚,他大概会死不瞑目。
  她伸出十根纤细白皙的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十岁。”
  很好,不是他多心,而是她确实幼齿。
  “你到底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她歪着头,表情带了几许俏皮。
  秦忆风瞠目的望着她手上把玩的东西,那是一双通体碧绿,绿中又微微透着淡紫的玉麒麟。
  “你……”
  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到手中的玉麒麟,微笑,“我搜遍你身上,好像只有这个东西有点价值,所以我就想应该救醒你问一下。”
  “问什么?”他僵硬的问。
  “问你要不要用它做为报酬让我救你啊。”
  “你可以在我死后直接拿走。”他讽刺她的冷血无情与做作。
  “不问自取视为贼哦。”她振振有词。
  他无言,难道她以为自己现在就不算贼吗?难道她拿的时候有问过他吗?
  “要不要,你倒是说话啊。”
  “这个东西你要不起。”
  “为什么?”
  看她一脸的好奇,一点儿也没有被拒绝的尴尬,他想她大概也不会知道什么叫尴尬吧。
  “这个东西是属于我跟我妻子的。”这回他也是为交换信物而走。
  “信物?”她小心求证。
  他点头。
  “你还没成亲对吧。”虽是问话,但语气很肯定。
  他再点头。
  “那就改信物交换好了嘛。”她不以为然的挥手。
  秦忆风用眼神谋杀她,这对玉麒麟是秦家数百年来代代相传的信物,是她说换就能换的吗?
  她直接将玉麒麟搋进袖袋,笑咪咪地看着他说:“本来是想你若是大方的送我呢,我就免费救你,不过,你既然这么舍不得,那么我只好不客气的收下当诊金了。”
  急怒攻心的结果就是他再次毫无预警的昏了过去。
  看着慢慢滑入水中的人,她的嘴角泄气的下垂,“秦忆风,这名字真好听啊,不像我……”
  ***  bbs..cn  ***  bbs..cn  ***  bbs..cn  ***
  她有病,病得很重,虽然她是救人的那一个,但秦忆风坚持的这样认为。
  他在草庐住了六天,而她却已经用八张完全不同的脸跟他打过照面,他开始怀疑其实她真的是一个高龄隐士,之所以一直不停变化面貌,就是想减少自己侏儒外型带来的自卑感。
  “姑娘贵姓?”
  正在捣药的她好奇的转过头来看他。
  “姑娘贵姓?”他再问一遍。
  “尚。”
  是错觉吗?他似乎看到她的嘴角抽了一下。
  “尚姑娘,不知在下的毒几时可以清除?”他决定尊老,不戳破她的真实年龄,就以小姑娘看之吧,人老了,脾气怪点是可以理解的。
  “今天。”
  “今天?”他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你想赖着不走吗?”她放下药杵,一副兴师问罪站到了他面前。
  他的头马上摇得像波浪鼓。
  “不不不……”他简直恨不得背生双翅,早点逃离这个怪女人的身边,这些天服用她的药之后,他严重质疑她其实是个庸医。
  “你走吧。”她随手甩过一颗朱色的药丸,负手走了出去。要走的人,晚走不如早走,她早该习惯的。
  她真是怪到不能再怪了,这是秦忆风此时的心声。他一边吞下药,一边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草庐。
  离去前,他忍不住又回头望了一眼,那一眼却意外让他的心为之轻颤──
  溪畔有一株高大的柏树,而此时倚树独立的她竟让他觉得无比的寂寞与凄凉,他想自己一定是中邪了,这个怪脾气的女人会寂寞?会凄凉吗?
  用力甩了甩头,他毅然转身飞纵而去。
  草庐又恢复以往的宁静安详,而她倚树的姿势许久都不曾变过,彷佛生来就与树是一体,静静眺望着未知的远方。
  风拂过,带来几许凉意与轻爽,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望着远方的双眸充满无边的寂寥。
  自腰间抽出洞箫,手指轻按,淡淡轻愁随风飘散四方。
  ***  bbs..cn  ***  bbs..cn  ***  bbs..cn  ***
  湛蓝的天空偶尔飘过几朵白云,一身紫衫的她立于葱绿大树下,就像深谷绽放的兰花,优雅而迷人。
  侏儒是说那种个子永远保持在同一个高度的人,而时间告诉秦忆风一个事实──尚香不是一个侏儒,也间接告诉他,她并不是什么避世的高龄隐士,她是个逐年成长、亭亭玉立的少女。
  光阴已匆匆滑过五年──
  秦忆风的目光定在树下倚树远眺的身影上,这五年来,除了初遇时,他竟然再也没有见过她的真面目,是有意还是无意?
  他朝她接近,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或许这次他可以看到她的脸……
  一声雀鸣从空中划过,尚香微微侧首仰望,光洁一如婴孩般的细致皮肤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一把,感觉是否如想象中那样柔嫩滑腻。
  雪白的汗巾……等等,她居然拿出汗巾蒙面?他愕然的停下脚步闻到一股淡香。
  “秦忆风,你又想干什么?”
  低沉沙哑的音质,他确定这并不是她原本的声音,她似乎总是刻意将真实的自己掩藏起来,为什么?
  “尚姑娘。”
  “又是来索讨玉麒麟的吗?”声音中透出一抹难掩的揶揄。
  他唇角微撇,“你肯还给我吗?”
  “我的东西为什么要给你。”她说得相当理直气壮。
  早知道会是这种回答,但他的眼角还是忍不住抽了几下。
  知易行难,心头默念数遍,然后心平气和的开口,“只是途经此地,顺道过来探望一下。”就算称不上知己,至少也是朋友,路过朋友居所,问候一声是做人的道理。
  “哦,顺道──”尚香意味深长地拖长了音,缓缓转过身来,一双晶亮如星的眸子含着浅浅笑意望着他,“这五年来,你顺道得很习惯嘛。”
  他的脸上丝毫不见半点尴尬,神色自如的说:“是呀,坏习惯一向改起来比较难。”
  她叹气,“说得也是呀,越不想见的人就越喜欢到你面前晃,晃得你真想象拍苍蝇一样一掌拍死他。”
  每次来都会受一肚子鸟气,可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脚,每隔一段时间就自动跑来找她。
  “不过,既然来了,就帮我修葺一下屋顶好了。”
  真勉强的口气啊,就像施了多大的恩典一样,最令人懊恼的是,他已经很习惯被她用这样的口气要求做好一件又一件的事情。
  不行,他不能再任她予取予求,好歹他也是天剑盟的少盟主,江湖白道一等一的大侠,岂能由着一名小姑娘搓圆捏扁?
  “我为什么要?”
  她惊讶的看着他,沉默须臾后,逸出口的是一串银铃般悦耳的笑声。
  那笑声让他的心忍不住轻颤,差一点失控的伸手扯下遮住她容貌的汗巾。
  “你为什么要?”她一边笑,一边绕着他打转,“好吧,我就提醒一下年纪太大记性不佳的你好了。”
  黑线自秦忆风的额际降下,年纪太大?记性不佳?他年方弱冠,加之仪表非凡,即使不敢夸口帅过潘安、气死宋玉,但是也绝对有迷倒万千少女的魅力,她若敢到谷外对人发表这样的言论,肯定死得奇惨无比。
  “五年前,我第一次救你──”
  他想他还是改日再来探望她好了,脚忍不住向后缩去。
  “事隔半年后,你再次不请自到,且摸走了我桌上的一瓶药。”他还真会摸,那可是她花费不少心思才弄到手的生肌活肤创伤药,至今想起来犹是让她恨得牙痒痒。
  是你先摸掉我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加银两!不过知道说出来她不会承认,所以他这几年已经忍到内伤加重再加重。
  清了清喉咙,尚香无视他的窘然,继续说:“而后一年你竟趁我外出不在时,在草庐白住三月有余,见我归来不但不带愧离开,甚至更加厚颜无耻的赖住下来……”
  那是因为你耍计拿走了我天剑盟少盟主的贴身令符,我不得不留下来索讨!最恼人的是,令符也像玉麒麟一般如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
  风拂过树梢,树叶响起沙沙声,鸟儿欢叫着振翅高飞,留下悦耳的鸣声让人回味──如果那道沙哑的声音停止揭露那些陈年芝麻烂谷子的旧事的话,一切就太完美了。
  男子汉大丈夫,不与小女子一般见识。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真是折磨死英雄好汉,他怀疑说这句话的人根本就是女人!
  “尚香,尚姑娘……”尚姑奶奶求求你放弃演讲吧,他已经听得头晕脑胀、虚软无力了。
  “你到底要不要帮我修葺屋顶?”话题终于扯回原点。
  “要要要……”他差一点儿就要感激涕零地拜谢南无观世音菩萨了,早知道爽快一点答应就好,也不至于让耳膜承受这样惨无人道的恐怖摧残。
  “那还不快去!”用眼白的部分瞟他,口气十足欠扁。
  望着他的背影,在屋顶修好之前,有人陪她斗嘴了。
  ***  bbs..cn  ***  bbs..cn  ***  bbs..cn  ***
  八卦茶寮,名副其实。
  是江湖各种版本消息集散地,在这里可以买到各种消息,也可以毫无顾忌的大八特八,就算当事人在场再气愤也不能动手。
  但是离开八卦茶寮的话,那么就生死各听天命了。
  茶寮是何人所开无人知晓,这里的消息你可以当真,当然上当的话也没人负责,世上的东西原就真真假假,聪明人自然可以收集到对自己有用的讯息。
  总之,八卦茶寮大门朝八方敞开,欢迎大家随时进来八卦。
  时已近午,茶寮的厨房开始升起袅袅炊烟,前面大厅里一如往常的人声喧闹。
  一名壮硕男子站在木桌上,一手执箸,一手端着海碗,又是饭粒又是口水不时喷溅,却丝毫没能让围在桌前的一干人等有后退的举动,由此可见,他正在八卦的事情一定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一匹马在茶寮前停下,马背上的人一跃而下,漫步走了进来。
  蓝衫与湛蓝的天空相映成辉,那人彷佛不沾世俗,俊美得超凡脱俗,那眉,那眼,那唇,无一不是出众之色。
  只可惜,即便他再酷帅十万倍,也比不过此时高高站于桌上的那名大汉来得吸引人。
  “你们知道柳姑娘最后怎么样了吗?”
  桌畔的几十颗脑袋一起摇动,兴奋的眼睛盯着壮汉,等待答案揭晓。
  “上衣被划破了,春光也泄露了大半,就在罗裙快报销的时候,有个神仙一样的男人出现了。”
  “谁?”一阵口径一致的问语。
  “纵观整个武林之中,还有谁称得上神仙一样清俊?”壮汉不答反问。
  “天剑盟的秦忆风?”有人直觉地说出这个人名。
  “就是他!”壮汉洋洋得意,彷佛自己就是那个名唤秦忆风的男人,“江湖第一美人遇到像秦忆风这样出色的男人,当然是春心荡漾难自抑──”
  “以身相许。”有人哄叫。
  “满洞春意燃不尽啊。”有人嫉妒得口气发酸。
  “都错了。”壮汉否定了这些答案,“秦大侠救了她之后就飘然而去,果然是施恩不望报的江湖大侠,人品武功均是上上之选,连在这种时候都有如此高风亮节的情操。”
  “说得是呀,谁不知道他曾经暗恋过柳絮,更狂追她半年有余,能如此坐怀不乱,实在令人佩服佩服。”有人爆出陈年旧闻。
  没有人注意到一旁俊美无俦的蓝衫男子脸上微微抽搐。
  “他很笨哪,如果我是柳美人的恩人的话──”这个刻意拖长的尾音果然成功地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过去。
  蓝衫男子也不由得循声望去,鼻尖闻到一股淡香,下一瞬整个心神都陷入那双晶亮灿灿的眸中,往事如潮水般席卷而来……
  那出声的人气质优雅,风度翩翩,瞧他一袭锦衣,一柄折扇,不说话时十足十是个风雅倜傥的江南才子。
  不过很可惜,此时他趴在桌边,双眸晶亮,笑容邪肆的样子根本与才子气质差了十万八千里远。
  “我要是她的恩人,哼哼,”他加重语气,“一定要让她到秦淮河畔最红的青楼去挂牌接客,那何止日进斗金,一定赚得钵满盆满,金银满仓。”
  “兄台的见解果然与众不同。”有人讽道。
  “这倒不失为生财的好方法。”竟也有人附和起来。
  八卦热烈的进行着,而坐在角落的蓝衫男子则直盯着那个嘻皮笑脸挤在一大堆大男人中间,参与散布江湖谣言的年轻书生。如果哪一日这人被柳絮追杀而亡的话,他是一点儿都不会感到奇怪,这种冲动,他了解。
  不晓得是不是他注视的时间过长,那个书生蓦地朝他投来一瞥。
  四目相对的瞬间,书生的眼睛眨了下,然后一脸惊喜的叫道:“那个男人会不会比秦忆风更帅呢?”
  霎时所有人的目光全落在蓝衫男子身上。
  短暂的静默之后,有人笑着寒暄,“秦大侠,原来你在这里啊。”
  秦忆风微笑点头,没有说话,目光有意无意的继续瞅着那名书生。
  在八卦茶寮内不八卦不如拿把刀自裁得好,所以刚才聊得欲罢不能的一群人转头继续之前的话题,完全当男主角不存在。
  眸光变了又变,秦忆风下定决心起身朝那书生走去。
  拍第一下,书生头也不回的抬手甩开,兴致高昂的发表想法。
  拍第二下,不耐烦的给了句,“走开。”
  但秦忆风不放弃,终于,书生火大的转过头,见到一张俊美得惹火的脸近在咫尺,完全是下意识的,唇畔漾开一抹微笑,“秦大侠,有什么事?”
  “可否借一步说话?”秦忆风彬彬有礼的说。
  摸摸鼻子,环顾周遭,收到无数不满他们打断八卦的目光,书生只好不太情愿的离开桌边,跟着秦忆风回到茶寮的角落。
  “什么事?”他坦然的接受秦忆风递过来的清茶,一边喝一边问,眼睛不住的溜向热闹的那一桌。
  “尚香。”
  书生回过头来,好生惊讶的望着他,“咦,秦大侠打算去哪座庙进香?”
  秦忆风被自己的口水噎了一下,沉着气问:“不知大名可否见告?”
  “尚一当。”
  秦忆风嘴里的一口茶不幸喷出。

无上页

  【注】
  豆豆网VIP作品,所有作品均已完结。将不定期进行免费连载(部分情节刪除)。
  需完整完结请点这里咨询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