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网官方网址01:sj.ddshu.net

豆豆网官方网址02:m.dd234.net

豆豆网官方网址03:m.ddkanshu.com

 

第七章

.

  鄞皓天说的没错,她的确一点都——不——无——聊!
  一个女子跟一大群男人一起上酒家怎么会无聊呢?
  真不愧是黑道作风!谈生意一定要到有小姐陪酒的地方才谈得尽兴呀!
  萸君用力掐着酒杯狠狠灌了一口啤酒,怒火随着酒精累积益加狂炽。
  看看这一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颟顸中年人,她就一肚子大便。
  恶心!恶心!这些男人凭什么用那油腻腻的手躇蹋她们女性同胞的白皙肌肤?他们难道不知道这家店是干净的吗?小姐们只纯粹陪酒不提供性服务。他们难道没见到她们脸上僵硬的笑容有多难过吗?
  整个包厢里大概只剩认真确定合约细节的戚砚熙跟那个被众家美女包围却无动于衷的鄞皓天还保持理智,其它的不是被酒精撂倒,就是被色欲冲昏了头。
  再灌下一杯生啤酒,萸君已经忍无可忍了。
  重重放下杯子,发出的声响成功引来所有的注意力。
  她力拔山河地起身走到一名手还停在陪酒小姐大腿上的某老板面前,用力抓起那只肮脏的猪蹄,义正辞严地训道:「你的手逾炬了,骚扰到对方,必须道歉!」
  气氛顿时沉凝下来,众人紧张地等着这位能决定今晚生意成功与否的大老板的反应。
  「哈哈哈……你不素医院的小护士吗?怎么跑到这边来了?来兼差吗?」酒过三巡的勇哥多花了些时间才认出萸君,随即豪放地大笑起来。
  紧绷的空气被笑声震散,大伙松了口气。
  萸君没空跟他叙旧,顽固地说:「你以为几个笑声就能弥补这位小姐所受的伤害吗?道歉,我要你的道歉。」
  勇哥面无表情地看了她十多秒,接着又是一阵狂笑,反手一拉,毫无准备的萸君就被拉坐到他的大腿上。
  「你这素在抗议偶没照顾到你吗?放心,偶现在就好好地给你照顾一下。」说完,油腻腻的猪蹄转袭向她严肃的脸。
  情况转变得太突然,大家忘了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愈逼愈近。
  「勇哥,她是我带来的,不是这里的小姐。」就在他快碰上她时,砚熙先一步挡开勇哥。
  勇哥瞄瞄自己被箝制住的手,再瞧瞧砚熙脸上的认真与萸君的固执,冷不防地又笑了。
  「戚老弟,你素在跟偶开玩笑吗?在这里的随不猪道,你素那个什么什么柳什么的……」
  勇哥记不住作古的圣人,困惑地用一双肥手不停地在油腻的头上抓呀抓。一旁的睦平怕沾上他的头皮屑赶紧接话:
  「柳下惠啦!大家都说我们大哥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勇哥,你就别再伤脑筋了。」
  「对啦,就素那个柳什么惠啦!你戚老弟是出了名的冷戚王老五,怎么会自己带女人来呢?别骗老大哥了,这么可爱的娃儿怎么可以被你霸着不玩呢?」勇哥一边说话一边又向萸君探进。
  砚熙拉过萸君挡在她身前。
  「她真的是我带来的。」他斩钉截铁地说,认真的模样让大伙都倒抽了口气。
  萸君的心脏被一股热气冲得沸腾。
  一向只有她在人前强出头,想不到躲在一座山背后,竟是如此心安舒服。
  她几乎是不受控制地贴了过去,忍不住想多吸几口那教人依恋的味道。
  唉,她果然还是变了,变成花痴亲卫队的一员了!
  谁教她总是缺乏温暖,抵抗不了好人的魅力呢?
  勇哥跟砚熙对看了好一阵子,脸上仍写着不信。
  「你素故意跟偶作对吗?」
  话一出,抽气声又接二连三地响起,深怕生意就此搞砸了。
  「要怎么做勇哥才会相信我大哥呢?」皓天忽然一问。
  在众人慌乱中,只有没血没泪的他还能保持冷静。
  「很简单,只要不碰女人的戚老弟亲她一下,偶就相信这次素戚老弟动了心!」头脑简单的勇哥想不出别的点子,只有用最直接的方法。
  「大哥,你说呢?」皓天别有用心地看向砚熙。
  砚熙当然明白他在耍手段,但原因不明。
  这样陷害他跟萸君对皓天有什么好处呢?
  看见砚熙蹙眉沉思的模样,萸君心疼极了。
  既然她已经立志要捍卫砚熙,怎么能任凭鄞皓天继续欺压他呢?
  怱地,她不吭一声从砚熙身后钻了出去,没预警地捧住他的头就印了上去。
  在这种情况下献出她的初吻显得很没价值,但她还是很高兴物件是他。
  不只因为他是好人,更因为她喜欢他。
  砚熙怔怔地盯着她贴近的面孔还来不及体会唇上的柔软,她就风暴似啄了几下,转眼间又卷开了。
  她的吻就像她的人,他难以捉摸,却眷恋不已。
  结束亲吻,萸君气势万钧地搂着他的腰,大声宣布:「是我自己要跟来的,来看看我的男人有没有在外乱搞!这答案你满意吗?」
  她不希望因为她搞砸了他的生意,只好应观众要求,演出预设的结局。
  屋里一片哑然,对急转直下的剧情不知作何反应。
  最后是冷血的皓天先开了口:
  「勇哥,这种解释你接受吗?」他眯起眼睛,像极了狡猾的狐狸。
  勇哥回过神来第一件事就是粗鲁地大笑,猛拍砚熙肩膀。
  「哈哈哈……啊你怎么不早梭清楚呢,早猪道她素你的女人,偶就不会这样了,歹势歹势啦。小弟妹啊,你的熙哥哥都叫偶勇哥,你以后也跟着叫偶一声大哥好了,这样偶就多了一个水当当的干妹妹了!哈哈哈……今天心情真爽,大家要喝个尽兴喔!」勇哥顺手一推把她推到砚熙怀里,自己高兴地举杯吆暍。
  被人这样拉来推去,甩出了萸君的自觉,她震愕地瞠圆了眼,不敢相信自己做了什么。
  卓伶的确有先见之明,她真的被冲动的反射行为害惨了。
  她居然对砚熙霸王硬上弓!以后她还有什么脸见他啊?
  「你没事吧?」砚熙看她没反应,不禁担心地问。
  背后传来的细心关怀,更教她汗颜。
  「我没事。呃……刚才,刚才我会那样做是因为不想让你为难,你不介意吧?」她垂着头,难为情地问。
  「我介意。」一旁的睦平抢着回答,身手矫捷地穿过两人的拥抱。
  「你做什么啦?」被撞疼的萸君赏他一记凶恶的白眼。
  「刚才是我没有提防,所以你才有机会玷污我家大哥。现在有我守着,你别想再碰我大哥一根寒毛!」他龇牙咧嘴地吼着。
  他气疯了!这个妖女怎么可以用她的嘴染指他最崇拜的大哥呢?
  「演演戏也不行吗?」她不留情地回击。
  即使战况激烈他们都尽量压低声音,不去打扰周遭狂欢的气氛,更不想再引起话题。
  「别想骗我,我知道你垂涎我大哥很久了,想藉此造成既定事实硬当上我们的大嫂。好个阴险的女人呀!」睦平就是咬定她是狐媚的妖女。
  他的话纵使不全对,也说进萸君的心坎里。
  她现在的确对砚熙有非份之想。
  「是又怎样?演戏又怎样?我要是当上你家大嫂一定第一个拿你开刀!」
  他们愈吵愈烈,斗到最后两人干脆瞪着眼冷笑,比谁气势强。
  这头是吵得白热,另一头却安静得冷场。
  砚熙目光幽远地锁在那火爆的俏影上,刚毅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大哥觉得是演戏,还是真情流露呢?」皓天朝他举起酒杯。
  砚熙深思地看了他一眼。
  「你故意的?」他了然地迎视皓天邪魅的长眼。
  皓天早料到萸君一定会被错认为陪酒小姐,所以才让她跟来,引起这场风波?皓天没回答,浅啜了口红酒。
  「为什么?」他猜不透他的动机。
  「这样可以帮你厘清一些事实,不好吗?」皓天高深地笑着,昏黄的光线让他的表情怱暗怱明。
  砚熙沉下眸光低声问道:「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皓天做任何事绝对不会只有一个原因,他担忧的是他背后的心机。  
  如果目标只限于他,他可以一笑置之,但若扯上萸君,他不得不小心过招。
  「大哥若能开窍,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呀。」他不正面回答,眼中流转的光彩炫目得教人心凉。
  砚熙半掩着眼,他知道,现在眼皮跳的是凶兆。
              
  萸君首次尝到失眠的滋味。
  号称天下没有睡不着的地方的柳萸君居然失眠了!
  不是忙得没有时间睡觉,而是请她躺在床上,她还睁着眼睛到天亮。
  这种情况真是诡异极了。
  坐在护理站里,萸君百思不得其解,她已经三天没合眼了,为什么精神还这么好,脑袋清楚地重复播放那天的点滴?
  一想到在酒店里发生的事她就坐不住,非得起来走走,到通风良好的地方让自己冷静,就是这种烦躁教她等不到周公。
  「萸君,你还好吧?」
  一只柔软的手突然搭上她的肩,吓得她立刻跳起来,紧张地东张西望。
  「原来是你。」见到熟悉的面孔,她放心地窝回原本的姿势。
  「这么晚了你怎么蹲在这里发呆呢?」祺攸不放心地弯下身子看她。
  方才她经过花园瞥到一抹白影,还以为是什么灵异现象急着过来研究,结果却是萸君蹲在这里发呆,让她有点失望。
  「我才要问你,这么晚了怎么还待在医院呢?」萸君不起劲地瞄了她一眼,不解她这个不用值班的研究人员为什么不回家睡觉?
  「我留下来分析资料,一个不注意就弄到这时候了。」祺攸说得很平常,好像已经是惯例了。
  「喔。」萸君不感兴趣地应了声,沉浸在自己的困扰中。
  「你有烦恼?」祺攸在她身边坐下,随口问道。
  「我失眠三天了。」
  「喔。」
  短暂的交谈后空气再度陷入死寂,这场景让萸君格外有感触。
  前些日子他跟她在这个空中花园也是这样开始的,现在想来一股甜中带涩的烦躁又袭了上来。
  「我有宵夜,要吃吗?」祺攸朝她掏出袋中的食物。
  种种的巧合撞击着她的心,让她再也无法忍受了。
  她哑着嗓子问:「祺攸,在什么情况下你会想亲一个男人的嘴?」
  「什么?」
  祺攸回答她的是一罐打翻的咖啡跟掉到地上的面包。
  「你在不好意思什么啊?又不是要你去强暴鄞皓天,脸干嘛这么红?」萸君一边帮忙收拾一边纳闷她突然胀红的脸蛋。
  「我我我……」祺攸说不出话来,脸是愈来愈烫。
  「好吧,就跟你招了。前几天我强吻了鄞皓天他结拜大哥的嘴,到现在还一直想着这件事。如果说是冲动,通常我睡醒就忘了,问题是我现在连睡都睡不着,想忘也忘不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呢?」受不了祺攸的支支吾吾,萸君干脆全盘托出,以免清纯的她胡乱联想。祺攸深呼吸稳下心跳,推推眼镜,终于回复理性。  
  「如果你喜欢对方的话,这就叫相思。」她平调地说。
  萸君偏头看她。「如果不喜欢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祺攸无能为力地耸耸肩。
  「结论就是,我爱上人家了?」她指着自己的鼻子问。
  祺攸没有把握地点点头:「恐怕是。」
  萸君平静地接受事实,反正爱上砚熙也不是件坏事,只是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她烦躁地抓乱了头发,为什么烦恼总是一个接着一个呢?
  「你有空吗?」她忽然问向一旁同样发怔的祺攸。
  「做什么?」
  「我快下班了,要不要一起去散心?」
  她不适合做长时间的思考,事情要怎么变化就随天吧,她决定跟着自己的野性。
              
  萸君所谓的散心就是骑着机车高速驰骋在滨海道路上。
  从没做过疯狂的事,坐在后座的祺攸显得很不安。
  「萸君!骑这么快好吗?」她扯开喉咙大吼。
  「放心,我技术好得很。」只是很久没练习罢了。
  她没把话说完,不然祺攸一定会紧张得跳车。
  迎着咸味的海风,萸君握紧油门追着风的速度,这种畅快才是她的风格,至于那些扭捏小家子气的事就等她发泄后再说吧。
  凌晨渐亮的天色让她看清前方的路,也让阴暗的角落曝了光。
  转过一个大弯,堤防的另一面就在眼前展现。
  顺着堤防下去是一片荒瘠的沙岸,平时少有人迹,现在突兀地多出几个货柜及一群很眼熟的人。
  那行进的队形像极了那批不良份子出巡的样子。
  祺攸也注意到了——
  「咦?那不是皓天吗?这种时间,他们在这里做什么?」
  萸君也很想知道在清晨偏僻的海边,有奇怪的货柜以及一群黑道弟兄,到底能做出什么大事!
  最好不是她以为的那种坏事。
  为了确定他们的形迹,她催紧油门追了过去。
              
  两辆黑色高级房车二刚一后奔驰在狭窄的滨海公路上,不枉它们身价的高度稳定性提供车内一个舒服的休息空间。
  独在后座的砚熙双臂抱胸闭目养神,告一段落的工作给了他一段小憩的时间。
  忙碌的思绪沉淀下来,一张雅致的美颜缓缓浮现……
  他已经习惯这样的想念,也默认这份感情,但该怎么开始,他仍需要多计划。
  脑海中的影子渐渐清晰,逼真到连声音都出现了。
  砚熙猛然睁开眼往外一看,那张俏脸正贴在玻璃上对他微笑。
  「停车!」
  「停车!」
  车内响起两道闷雷,砚熙、皓天异口同声要睦平停下。
  睦平被吼得一头雾水不敢怠慢,煞车一踩,刺耳的「叽轧」声划破了清晨的宁静。
  不像高级房车说停就停,她们的机车多滑了百公尺后才止住冲势。
  脱下安全帽萸君呼出淤气,心疼地瞄了眼磨损的轮胎。还没下车察看爱车的伤势,两道来势汹汹的影子先定住她的眼。
  她从没见过这样的戚砚熙!
  他居然会甩车门,会很用力地踏着脚,甚至还用跑的?
  他不是像座山,永远安然平静,不动喜怒的吗?
  砚熙不吭一声把她拉下车,抽出钥匙往后一丢落在皓天的手掌里。
  「你在飚车?」砚熙沉声问。
  「你载着她飚车?」皓天指着脸色苍白的祺攸问,语气一样冷得惊人。
  萸君害怕地盯着眼前两尊冰像,很窝囊地不敢点头承认。
  「我……我只是想跟你们打招呼。」她小声应着。
  她不懂他们干嘛一下车脸就这么臭,就算是工作进行得不顺利也不能拿她出气啊。
  「哼,你这招呼打得真精采,自己不要命还拉人作伴!」皓天冷声讽她。
  萸君纳闷地瞄他。她又是哪里惹到这块寒冰了?
  「我们只是来散散心而已。」不忍萸君被夹攻,祺攸扯扯皓天的衣袖试图转开他的火力。
  皓天回头不语地盯着她看,久到连迟钝的萸君都闻到暧昧的味道。
  末了,他攫住祺攸的手往其中一辆车子走去。
  「大哥,我先定一步。这笔帐我让你先算,剩下的我会找机会跟她讨回来的!」
  话一完,两人就开着车扬长而去,留下面面相觑的一群人。
  「他们是怎么了?」萸君指着残留的烟尘问。
  祺攸跟皓天?这组合太诡异了吧。
  「你先解释清楚方才的行为。」砚熙无奈地叹了口气,为自己多灾多难的未来叹息。
  他知道爱情是麻烦,但爱上她肯定是个大麻烦。
  她不但处理不了自己闯下的祸,还招惹到皓天这颗煞星。
  而收尾的总是他这个当人家大哥的。
  「我说过,就是打招呼而已嘛。你们干嘛大惊小怪?」她不能理解他脸上的凝重。
  「你为什么总是做些令人担心的事呢?」砚熙语重心长地问。
  为什么他连谈感情都摆脱不了照顾人的命运呢?
  「我真的只是想跟你们打招呼嘛!」她说得很无辜。
  她就是想见他,这样也不行吗?
  砚熙疼惜地看了她一眼,又叹了口气:「回去吧,等大家都休息够了,再谈吧。」
  现在不是谈话的好时机,等他想透了,他会好好告诉她他的感觉。到那时他们才有个真正的开始吧。
  「可是大哥,我们该怎么回去?」
  睦平为难地抓着两串钥匙,一把是皓天临行前跟他交换的机车钥匙,另一把是另一部房车的。而在场的除了他、大哥跟妖女,还有虎背熊腰的阿龙、阿虎,一辆车肯定塞不下。
  「你帮忙把机车骑回去。」
  这一句话就将睦平一个人丢在寒风中。
  他不得不仰天长啸:「妖女!果然是妖女呀!」
  她只会跟他抢大哥,让他倒霉!

【言情作品推荐】